晚清湖北俄国茶商研究的三个问题

2022-08-0510:32:44 183
摘要

中俄条约体制;俄国茶商;汉口

  三、晚清俄商在湖北遭遇的法律纠纷

  深入湖北等产茶区经营茶叶贸易的俄商,绝大多数情况下没有雇佣华商作为买办中介,而是直接与茶农交易。(40)因此,俄商在深入湖北崇阳、羊楼洞等地制茶买茶运茶的过程中,少不了与当地民众及劫匪频繁发生法律纠纷案件。这些案件均属于中俄官方交涉之地方层面的交涉,既反映了中俄不平等条约体制赋予列强诸如领事裁判权等不平等权益的实践情形,也反映了当时中俄两国关系格局的现状及变化。

  案件之一:俄商阜通洋行被劫案。(41)同治四年三月二十日,阜通洋行商人车比那乎前往崇阳办茶。四月十日,当地军人到茶庄杀害办事人数人,抢走财物银两。此案于八月二十六日由俄国驻华公使、汉口领事照会湖广总督官文转敕江汉关监督王文韶,要求官府:1.惩办凶手;2.官赔俄商损失财物。但是,此案较为复杂:一是俄商没有按照条约领取单照前往地方办茶;二是作案人原本为官勇,但已于四月六日叛逃为匪,很难缉拿归案;三是俄商前后申报损失银两数目不一。刚开始,申报损失数目为银五百余两+钱三百串+俄商赔给帮贸人银六七十两合计仅银几百两,但后来再申报时损失增加到两千五百两(丢银六百零四两三钱+制钱合银三百零四钱九分+沿途失钱合银十七两零三钱一分+一袋茶庄常用品包括纸张等物资合银五百两+茶箱修理费银三十五两六钱+借给团局雇勇银四十两+团局武器制作费银九两八钱六分+造枪竹竿合银五钱二分+城内巡防兵费合银三两六钱+被抓茶工的补偿合银二十一两六钱+被杀茶工二人抚恤金合银九两六钱+茶工百余人避盗费用合银一百二十二两八钱五分+运银号寄存脚费合银七两二钱+茶庄司事五人失物合银三百九十三两+一人避贼铜山花费银三十两+一人花费银七十两——具体条目到同治六年又有变化(42)),前后申报损失数据差距甚大。对此,以江汉关监督(同治四年为郑兰、同治五年为王文韶、同治六年为钟谦钧)为首的一班地方官僚包括崇阳县令高佐廷、岛口总卡委员湖南候补知府但湘良、候补知县管贻葵等没有屈服于俄国人的压力,严肃审理,终于将事实彻底查清,最终提出了比较公平的判决。此案审理中,俄国驻华公使倭良嘎喱、汉口领事别列、代领事义云那,总理衙门大臣、上海通商大臣李鸿章(后为曾国藩)、湖广总督官文(后为李翰章、郭柏荫)等中俄大员均先后牵涉其中。

  案件之二:俄商顺丰洋行银钱被劫案。(43)据俄国公使照会,同治九年十月二十六日,俄商顺丰洋行售卖喀喇,得银号汇票共一万七千两。洋行管事陈步祥携票潜逃,要求:1.追缴损失银两;2.严惩潜逃者。在俄国驻华公使和总理衙门的压力下,湖广总督李翰章严令江汉关监督彻查。然调查的结果与俄商申报的案件原委完全不符:洋行管事陈步祥逃匿是实,但却未诓骗侵吞洋行银票。所谓一万七千两银票其实就是管事陈步祥历年经营不善所形成的亏空。俄商试图借助官府让陈步祥弥补亏空,故捏造事实报案。虽然俄商报案不实,但陈步祥经营不善给洋行造成的亏空却是事实。因此,江汉关监督办案的原则是让陈步祥量力弥补亏空。此案自同治九年发生,迄同治十一年结案。案件本身十分简单,但同样牵扯甚广。俄国驻华公使、总理衙门、湖广总督(李翰章及翁同爵)等中俄大员均牵涉其中。

  案件之三:俄商阜昌洋行花香茶掉包案。(44)俄国汉口领事宝诺福照会:光绪二年闰五月二十四日,阜昌洋行在湖南晋坑、平江等处买来花香茶末六百八十七包,至新店由张家嘴饶道生行取驳承运车一百八十包,至庄开视,内有掉换草一十八包;随饬车夫推来四十包内,又有掉换茶末七包。江汉关监督令蒲圻县暨羊楼洞弹压员速将饶道生行主等一干相关人员押解至汉口,会同俄国领事当堂讯明究追,照例重办。案情:验收员饶名治与其妻弟朱日雍、装运工任家换伙同掉包。判决:饶名治赔偿原赃一千九百四十二觔,行主饶名兰则赔偿所欠茶末二百九十八斤,案犯均羁押。

  案件之四:俄商阜昌洋行花香茶调换案。光绪五年六月二十二日,俄国汉口领事宝诺福照会:阜昌所购花香茶在江西义寗州马坳地方雷和新栈交车夫葛正发、葛正望、葛正初、彭福初、葛贵兴、何运成等运输,至崇阳县属沙坪余广庆船行交卸。路经沙坪前三里之田家嘴,有当地混混黄老忠、吴卓其等,预备草末,诱同车夫葛正发等将花香茶三十一包尽数掉换,然后潜逃。接到江汉关监督的敕令,义寗州发布通缉令,缉拿罪犯,无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