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张“地票”解农民建房难题

2019-10-0907:49:07 197
摘要

一张 建房 难题

黄清是宜春市袁州区金瑞镇由木村村民,他和妻子这段时间正在为自己的新房而忙碌,原本建房“一地难寻”的难题,因为村民理事会发放的“地票”,让他们喜上眉梢。

这样的政策源于袁州区1年前开始探索的农村宅基地有偿使用、流转和退出,帮助各村建立“土地银行”。村民的宅基地退出后,存入各村的“土地银行”,获得建房地票,在符合“一户一宅”建房条件后,由“土地银行”免费安排相应面积的宅基地建房,实现“零存整取”,超出部分有偿使用。

这一试点举措不仅为当地4万群众解决了建房难题,并行推出的农村农房建设规划还让美丽乡村的建设愿景不再遥远。

类似的“地票”探索,在江西已有多县市开展。

◎文/图 吴强 新法制报首席记者付强

一张“地票”解农民建房难题

由木村村委会制作的农村宅基地退出证明

    一张“地票”

金瑞镇地处宜春市袁州区西北部,距离城区30余公里。这个总人口4万余人的乡镇,丘陵密布,寻地建房是不少村民心中的头等大事。

9月25日,金瑞镇由木自然村村民黄清,望着自己正在建设的新房喜上眉梢。

黄清是家里的老大,自小居住在祖辈留下来的老屋里,直到结婚生子。“我只有一间老房子,是祖辈留下来的厢房,地是泥地,一到下雨天,路就不好走”。

像这样祖辈留下的厢房,在由木村的村口不远处有紧连着的两排。每当年关,平时无人居住的老房就会迎来返乡过年的村民,何时能建新房,成了村民口中一成不变的话题。

今年5月,黄清响应由木村村民理事会的倡议,拆除了祖辈留下的厢房,领到了村里发放的“宅基地退出证明”。在这份袁州区金瑞镇由木村委会制作的《农村宅基地退出证明》中,显示黄清退出宅基地面积47平方米,宅改前,他家有一栋房子,按一户一宅政策拆除旧房47平方米。

按照“村规民约”,如果“证明”持有人在今后需建房,符合有关法律法规,将在本村小组的“土地银行”优先安排相应宅基地面积用于建房。因此,这份宅基地证明也被村民称为“地票”。

在“地票”出现之前,对于黄清等村民而言,拆旧容易,但拆掉之后如何另建新房,是他们担忧的问题。

如今,黄清的忧虑烟消云散,他通过自愿拆除旧房退出宅基地,交由本村民小组统一安排调节,已经由村民理事会从没有建房需求、且拆除了老房的村民手里以每平方米140元“流转”了43平方米宅基地。现如今,黄清的新房地基占地90平方米,楼房建成后将有4间卧室。

黄清和妻子今年放弃了出门务工,借住在邻居家,全力以赴投入到建房之中,“孩子们回来过年就不会那么挤了”。

    特殊使命

“我们村以前建房难,难的不是没钱,而是缺地。”村民黄新瑞告诉记者,由木村小组山多地少,想要在不占用基本农田的情况下,寻找一块合适的宅基地建房并非易事。

在由木村,平日里村民大多出门务工,只有少数老人在家带小孩,部分有建房需求的村民因为寻地未果,转而进城购置商品房。但在大多数人心里,还是希望能够在老家盖上宽敞的新房,让老人在村中安享晚年。

由木村的老宅都集中在村落入口处。2018年前后,由木村村委会在每个村民小组探索设立一个“土地银行”,由村民理事会理事长担任“行长”,其他理事会成员各司其职务,依照现行土地管理法律规范,统一掌管本组所有集体土地,包括宅基地分配、使用、退出、收益等,村民小组所有的集体土地就是土地银行的“金库”。

“村里这片老宅基地是仅有的建房地,有人想建,有人不愿建,最后都建不成。”由木村村民小组组长黄新华向记者总结了从前建房的困难,“土地银行”成立后,如何“收储”土地是村民理事会一直在探讨的问题。

9月26日,顺着黄新华的指引,记者来到原先的破旧房原址,这里早已没有了过去痕迹,现场一派热火朝天的建房场景。据其介绍,原先的两排破旧房涉及村民25户,如何动员村民拆除旧房,腾出空地让村民理事会费了不少工夫。“当时愿意建房的有15户,其他10户就需要我们做工作。”黄新华坦言,大多数旧房都已不适宜居住,有些村民另外建了房,老宅还是不愿拆,担心以后子孙没地建房。

“土地银行”的出现,让一张“地票”承担起了特殊的使命。

    宅基地使用有据可依

由木村的探索,其实是宜春市袁州区破解宅改工作难题、积极开展探索的缩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