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爹自称有钱花不完,当女儿接到乞丐打来的电

2021-07-2904:15:19 173
摘要

老爹自称有钱花不完,当女儿接到乞丐打来的电话时,才发现被骗了,乞丐,何重堂,借钱,面馆

“嘀哒……”屋顶上传来一阵急促而又沉重的声音,66岁的老人何重堂站在屋檐下望着头顶的瓦片,喃喃:“下雨了,亦丹出门没带雨伞,这可怎么办!”

这时,女婿拄着拐杖从屋里走出来道:“爸,她不是小孩子了,会照顾好自己的。”

老爹自称有钱花不完,当女儿接到乞丐打来的电


何重堂望了眼女婿用纱布包着的脚,摇了摇头,说:“伍厚啊,以后做事小心些,工地上那些钢筋砖头可不长眼,这次是你运气好,要真有个什么三长两短,亦丹可就受罪了啊。”

贾伍厚满脸愧疚,道:“爸,这次是意外,我以后一定会小心的。”

何重堂点了点头,叹道:“前年你和亦丹借钱养了几百头猪,亏掉的还差多少没还?”

贾伍厚嘴角嗫嚅,吞吞吐吐许久没发出一言。却在这时,一身污垢的何亦丹狼狈的跑回了家,一边拍打头上的雨水一边说道:“爸,不多了,钱的事我们会想办法,你别担心。”

贾伍厚和何亦丹都低着头不吭声,何重堂又道:“做生意本就有风险,有赚有亏很正常,可是如今亏了,就得赶紧把欠的还上。想要挣钱就得去大城市,整天在镇上帮人扛水泥、做杂活能赚几个钱。

我知道,你们是怕我一个人在家冷清,没人照顾。可我跟你们说过好几次了,我老友的儿子是大老板,他们厂里缺门卫,以我这个年龄正好合适,工资又高还不累。”

老爹自称有钱花不完,当女儿接到乞丐打来的电


女儿张了张口,还未来得及说话,何重堂急忙补充道:“我都跟我侄儿说好了,明天就去,你们也不用送我。”

“爸……”

面对女儿女婿的喊声,何重堂毫不理睬,转身收拾行李去了。

最终,何重堂还是一个人走了,即使女儿女婿苦口婆心劝阻,也依旧没能把他留住。之后不久,当贾伍厚的脚伤好后,也和妻子外出挣钱了。

时光转瞬即逝,两年后,何亦丹与丈夫在城里开了一家面馆,生意十分红火,然而,她却一点也开心不起来,整日心事重重。

晚上关店后,丈夫贾伍厚问她可是有什么心事?她答道:“爸离开我们两年了,每个月都帮我们寄钱,多则四千,少则二千,你说他年龄这么大了,当一个门卫,工资有这么多吗?”

贾伍厚思虑了片刻,说:“可能他侄儿对他好吧,特殊照顾。”

老爹自称有钱花不完,当女儿接到乞丐打来的电


何亦丹:“收到了。爸,我们欠的钱都差不多还完了,你有钱就自己存着,吃好点、穿暧些,别舍不得花钱,也别给我们寄了。”

“嘿嘿,那就好。”何重堂兴高采烈道:“闺女呐,爸有钱呢,花都花不完,你别就担心我了。”

很多城市的公交站点都有凤凰北这个站名,何亦丹逐步排查,从离自己最近的城市开始寻……

老爹自称有钱花不完,当女儿接到乞丐打来的电


当她到达后,望着川流不息的人群不知所措,这里有乞丐、有小贩、还有流浪歌手,她在这里站了整整一天,只盼望那个熟悉的身影出现,可是直到天都黑了也没能见着。

“闺女,你怎么不说话啊?喂……?”

手机滑落于地,何亦丹再也忍不住,跪地磕头,一遍又一遍呐喊:“爸……爸。”

何重堂一转身便目瞪口呆,而后慌忙摇手,“我不认识你,我不是你爸……”

何亦丹抽噎地看着白发苍苍的父亲,她难以想象这两年他是怎么过的,今年,他已68岁了,却还不顾尊严向人叩头要钱;他连走路都颤,又是怎么帮人卸货的?

老爹自称有钱花不完,当女儿接到乞丐打来的电


她哭得泪眼朦胧——原来,从一开始她就被骗了,父亲根本没有当老板的侄儿。她自责不已,为何现在才发现、现在才明白父亲的良苦用心。即使他已年迈,却还省吃俭用,想着为自己减少负担。

她哭得眼睛肿了,拉着父亲的胳膊,哀求道:“爸,是我不孝才让你苦了这两年,跟我回家好吗?我和伍厚有自己的面馆,我们不缺钱了。“

何重堂看着女儿伤心欲绝的模样,心疼道:“你……你别哭啊。 唉,回家,咱们回家吧。”

昏黄的街灯下,何亦丹看着地上的影子,恍然发现,曾经高大的父亲早已不在——他护了我半生,现在,该我用生命护他余生安康了。